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2012moban/loginstb.htm
华图教育-第一公务员考试网
028-86755760
18010526557
四川分校

  绵阳公务员面试:别了,种地:这些农民的选择为何如此决绝

  他们曾经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曾经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情感。而今,热火朝天的夏收,却与他们没啥关系了。地里种着啥?长势如何?丰收还是歉收?他们并不关心。洗脚上岸后,他们选择了另一种活法,也获得了更多收获。尽管他们不会放弃土地的承包权,却也不愿回头再看土地一眼。他们,便是走出农村,顽强地在商海里觅得商机且自得其乐的一批农民。

  没人强求农民必须固守那一亩三分地,但他们中的一些人走得是如此决绝。设想一下,耕作者们如果能有更多收益、更多尊严,境况又会如何?

  他们,和土地若即若离

  位于汇龙镇的江苏启东市水果批发市场内,总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绿色的西瓜、鲜红的樱桃、地产的香瓜,天南地北的各色水果,在讨价还价声中迎来送往,甜美的果香味沁人心脾。46岁的陆雨平,正忙着把磅秤上的一箱箱苹果往车上搬。

  “放心,绝对够秤。”陆雨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前来进货的车主说。35斤一筐,对这位离异的中年妇女来说,每天搬上搬下100多筐,的确够累。17年前,她让父母别再种地,到城里来帮她照看水果批发生意。“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记者此前在光明村看到过他们家的房子,那座被麦田包围的平房,大门被一席陈旧的竹帘象征性地挡着,门前堆放的砖块足有一人多高。砖堆上已长出一棵桑树,红红黑黑的桑葚,无人理睬。家里的地,全部托管给潘广时了,门前屋后的地荒着可惜,也被小潘种上了麦子。

  “那砖头,堆了17年了,本来想盖房子的。”陆雨平的母亲顾炳如说。50岁离开村子,顾炳如与丈夫陆丰除了帮女儿打理水果批发,仍坚持种了10年地,由于身体原因,后来只能种一半的地,到2013年,才把地全部托管给潘广时。17年,转眼就过去了。

  水果批发市场离光明村约16公里。“刚开始骑自行车,两个小时能到家,后来换了电瓶车,再后来,实在种不动了。”顾炳如说,一家三口,每年能赚十七八万元,生意一年比一年好,但人也越来越老。“现在只能帮看看门面、收收钱、烧烧饭、洗洗衣,重活是干不来的。”顾炳如和丈夫都很喜欢农村生活,因为“做生意烦心的事更多”。

  “外孙今年22岁,再过一两年也要结婚了,到时候女儿有新帮手了,我们就可以解脱了。”顾炳如和丈夫商量着,今年选个时间回村把房子维修一下,为搬回去做准备。“能种多少就种多少,最起码门前屋后的地,还是可以打理的。”

  光明村党总支书记包汤兵曾经说:“那些在工地打工的,过了60岁肯定回来,因为工地不会再雇佣他们。回来后他们还要种地,只是‘白相相’地休闲种,不会以此为谋生手段了。”南阳镇党委副书记陆健说:“再过10年,我们这里的农村将有80%的空房户,会有更多的土地被托管。”

  他们,不愿再回头

  脖子上一条粗大的金项链,说话大嗓门,喜欢解开衣领大碗喝酒,在53岁的丁耀身上,找不到太多农民的痕迹,他已经融入了小镇生活。18年前,丁耀和妹妹一起离开光明村,落脚南阳镇农贸市场,办起了一家面点加工店。这家加工店,至今没有店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做生意。

  和很多农贸市场一样,南阳镇农贸市场也是灰头土脸的。中午时分,没有顾客,丁耀的爱人独自包着圆子(类似于汤圆,但馅的种类比较多),面前有四盆馅,分别是红枣的、豆沙的、萝卜丝的、芝麻的。包好蒸熟,傍晚就有顾客上门了。

  丁耀早些年花6.5万元买下了这间门面,一楼做生意,二楼住家。听说村里来人,丁耀80岁的老母亲慢慢下楼打招呼。老支书袁兵她还认识,现任支书包汤兵,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笑了笑。

  丁耀家4.8亩承包地,已全部托管给潘广时,除了日常的面点生意,闲时就钓鱼、打牌,一年下来,全家纯收入能有15万多元,丁耀显得很满足:“现在只想再赚些钱,为在上海工作还没出嫁的女儿多准备些嫁妆。”

  刘卫星的生意做得大。久隆镇世纪华联超市的面积足有1200平方米,货架上的商品琳琅满目,超市的“主人”,便是67岁的刘卫星。22年前离开光明村后,他就一直在各个乡镇辗转经营超市,再也没想过种地的事。

  “我种过地,种过大棚蔬菜,都是兄弟姐妹们留下来的地。”刘卫星兄弟姐妹共7人,大哥原来是启东市商业公司的经理,择机把刘卫星带了出来。“做生意肯定挣 得比种地多得多。”刘卫星说,离开土 地时,是义无 反顾的。

  生意并非 一帆风顺。刚开始在汇龙 镇(启东市政府所在地 )幸福街做食品批发,然 后到城南菜场附近开 了家小超市,后来又 到和合镇,201 3年年底落脚久 隆镇。“哪里房租 便宜,我就去 哪里,在和合 镇待的时间最长,足 有11年。”

  刘卫 星跑不动了,也不想再到 处跑了,他租下200多平 方米的门面,并在门面后面投 资100万元建彩钢房,办起了目前 的大超市。“现在 光吃饭,不拿工 资。”刘卫星前几年 开始做女儿女 婿的助手,帮他们看看店,不再管具 体经营了。偌大的超市,记者看 不到几个顾客。“久隆 镇周边不足2万人,超市就有 3家,竞争太激 烈了。”他摇了摇头说,“没 办法,其他  地方房租太高。”

  “还准备回家种地吗?”“种地?”瘦小的刘卫星透过眼镜片奇怪地瞄了记者一眼说,“我连宅基地上的房子都卖了。”从45岁开始弃农经商,刘卫星就没想再回头。“以前辛辛苦苦种地,每亩收个三四百斤油菜籽,就已经很开心了,但实在卖不了几个钱,种地收入不到我经商收入的十五分之一。”

  女儿结婚后,刘卫星将名下的财产悉数归了女儿,可以说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目前在镇上还只是租房住。但他觉得,女儿女婿成长起来了,也就足够对自己交代了。这地,肯定是不种的了。

  “开着奔驰”去种地?

  “历朝历代,农民都是处于最底层的,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对于丁耀和刘卫星等人的选择,陆健显得很理解。“以前农民一辈子被束缚在土地上,现在有了一定的自由度,外出打工经商的越来越多,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很多人不愿再种地,哪怕在工地上搬砖,也比种地强。”

  在这里,没有几个人会为自己农民的角色而骄傲。69岁的朱锦荣,托管着3000亩土地,是启东本地首屈一指的种粮大户,对那些从外地到启东的种粮大户,交集颇多,了解颇多。“很多连云港人在这里种地,赚了钱,都是开着轿车回家,很有面子。他们回到老家后都不种地,大多买了门面做生意。”朱锦荣说。很明显,他们希望以一种更光鲜的身份在家乡亮相。

  对于自己的未来,朱锦荣希望儿子严冬(随母亲姓)回来接班。老支书印耀辉认为不现实,记者也认为不可能,便去向严冬求证。

  “父亲老了,我肯定会回家接他的班的。”严冬毫不犹豫地说。严冬目前在启东滨海园区经营着一家宾馆、一家手机店和一家KTV,3家店每年的利润和父亲的3000亩地收入相当。朱锦荣每天骑着电瓶车在田间地头查看墒情、作物长势,儿子严冬则开着奔驰做业务。生活方式不同、生产方式不同,离开土地那么久的严冬,果真会回来接朱锦荣的班吗?

  “父亲积累了那么多农机资产,需要有人接手。而且,规模化种植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我现在的生意,竞争太激烈,说不定哪天就被别人挤垮了。”严冬极力想证明自己未来的选择,“可以开着奔驰种地嘛。”

  谁说不能开着奔驰种地呢?开上奔驰后,还有几人能安心种地?与严冬年龄相仿的潘广时,因为没有父辈打下的基础,目前仍在靠规模化种地挖掘自己的第一桶金。曙光就在眼前,但问及潘广时对子女的希望时,他说:“当然不希望他们将来去种地。”

  题外话

  不管是在外经商的农民,还是在村里种地的大户,对土地都谈不上眷恋。很多人有了更多诉求,不再满足于“耕者有其田”,而土地的含金量没有上升,人们经营土地的能力也没有得到理想化的提升。

  首先,土地规模化经营面临障碍。和很多地方一样,启东市每户农民的承包地,被碎片化地分散在各处,一个村只要有几户农民不愿被托管,就会影响到整村的规模化耕种。记者曾问及光明村和南阳镇的领导:可否在一个村先行试点重新划分土地?地亩不变,户头不变,只是将分散的土地集零为整。得到的答复是“不可能”。

(责任编辑:四川华图)
  • 热门分站
  • 热门地市
  • 热门考试
  • 热门信息
  •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