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2012moban/loginstb.htm
华图教育-第一公务员考试网
028-86755760
18010526557
四川分校

  大众路线实习:岂一个“怕”字了得

  甘肃临洮县县长柴生芳因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劳累过度而猝死,年仅45岁。送别那一天,当地稀有万名大众涌上街头,和他们的好县长做最终的离别。

  这种感人的局面实在是久别了,以至于一些人难以置信。但我们与其置疑这样一个底层官员以及这样一个事情的真实性,不如反省本身的适应性和理解力。人间有贪官蠹役,但也有不贪不污的官员;人间有遭人唾骂的官员,但也有得到大众认可的官员。从柴生芳生前的两件小事就不难看出,他能获得大众的真情不是偶尔的。

  一件是,有一次他到偏僻山村去调研,汽车被20多个乡民拦住了。随行人员一看来者不善,急忙上前挡住。“我们党的干部,哪有怕大众的!” 柴生芳拨开他们,走到乱糟糟的人群中,问我们有啥问题。最终的成果是,乡民们簇拥着他上了车。

  一件是,他主张“开门工作、立刻就办”。柴生芳工作室的门始终打开着,有的同志说,人来人往乱糟糟的,怎样工作呀!他说,不了解大众疾苦,不了解大众志愿,那工作不就成了瞎忙活了?开门工作,即是要让大众能走进咱的门,找到咱的人。

  这两件小事好像很不起眼,却可以见出一个官员对大众的情绪。现在不少官员“怕”大众,柴生芳“不怕”,他打开工作室的门,他勇于走进大众中,他也就向大众打开了自个的心扉。这样的官员能不让大众感到接近吗?这样的作风能不让大众感到信赖吗?

  一些官员却不是这样。他们更情愿藏身于大院,好像这样就耳根清净了。他们到底层去调研,也是鸣锣开道,前呼后拥,生怕被大众羁绊。大众来反映情况,连他们的工作室都找不着。他们也怕和大众攀谈,或许是他们觉得和大众没有共同语言。总而言之,在与大众的关系上,他们不是居高临下,即是遥不行及;他们不是工作生活在大众当中,而是在大众之上或以外。成果,他们就表现为脱离大众。

  在一个县,县长即是“大官”了。假如“怕”大众,不敢触摸群众,不要说是一个县长,即是一个大街办主任,也没有几个大众会知道他。这样的官员,大众找不到他的麻烦,但他的存亡去留也不会在大众心中发生回响。相反,假如像柴生芳这样为人干事,他就会主动知道很多大众,就会在大众的口耳相传中为更多的大众所知道,那么他的英年早逝在大众心中激起告别的情感又有啥不能理解的呢?也有的官员“不怕”大众,却与柴生芳的“不怕”大不相同。他们的“不怕”,不是根据柴生芳那样对大众的热诚与职责,而是自恃握有国家机器,因此,这所谓的“不怕”,归根结底仍是“怕”。

  “我们党的干部,哪有怕大众的!”这句话真是振聋发聩。官员从大众中来,却怕到大众中去,岂非咄咄怪事?柴生芳嘴上“不怕”,行动上也“不怕”,他是真实的“不怕”。所以,他的名字不只会书写在临洮历任县长的名录上,不只会镌刻在沉痛亲属的心中,也会流传于当地大众的唇齿间。半月谈网评论员 滕向阳

(责任编辑:四川华图)
    • 热门分站
    • 热门地市
    • 热门考试
    • 热门信息
    •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