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2012moban/loginstb.htm
华图教育-第一公务员考试网
028-86755760
18010526557
四川分校

  绵阳公务员笔试:真公开实分权,才能治理“苍蝇式”腐败

  近日,中央巡视组向北京、天津、科技部反馈巡视情况,指出天津等地“苍蝇式”腐败即农村基层腐败不容轻视。

  对掌握集体土地使用权的一些乡村干部来说,靠山吃山,靠地赚钱,成为最直接的“致富”方式。据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统计,2009—2012年查办的村干部中,七成多涉及征地拆迁领域。另据报道,深圳某“村官”被曝拥有20亿身家;温州10名“村官”瓜分价值18亿元的316套安置房;河北某村党支部书记自2001年担任村主任后,10年间非法敛财达7100余万元。村官大贪,无论地区贫富,皆不鲜见。前不久,山西省纪委通报了9起村干部涉嫌违纪违法典型案件。9名村干部通过索贿、贪污、挪用公款、套取国家补贴等不同的手段,把不该拿的钱揣进了自家钱袋子。有专家表示:“村干部已成贪腐高发人群,对‘村官’中的‘苍蝇’,须引起重视。”

  小村官大腐败现象令人震惊。充分暴露出当前农村基层自治组织权力运行过程缺乏必要的制约,尤其在公共事业建设与公共资源配置方面,当前的村务监督还不到位。村官虽小,却是架在基层农民和政府之间的桥梁。如果乡村干部的管理监督缺位,腐败现象无法得到有效遏制,新型城镇化建设为广大农民释放的红利将被拦截,最终会影响广大农村的稳定,损害“党执政大厦的地基”。

  河南省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说得很到位:“想让干部贪不了我们的钱,方法很简单,即是公开通明,承受监督。村里事是我们的事,钱是 我们的钱,权力必须在我们手里。”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原平市子干乡子干村党支部书记栗翠田承受媒体采访时称,如今各地都在搞村务公开,准则尽管好,但没有 监督,难以执行。村官贪腐高发的缘由,说到底仍是监督缺失。

  我国的村官在体系中十分特殊,干的是国家干部的事,身份却是地道的农人。其 政治资源依靠家族联系、本村威望,这样一来,群众监督力度可想而知。而其上一级安排,把他们当农人对待,没有当国家干部来监管,然后使其失掉规制管制。行 政村属于自治安排,自个的事自个问,通常民不告官不究。此番景象,使对村干部的监管变成次盲区地带。

  抑制村官贪腐,除依法处置外,在预防层面主要抓两手。一手要把公开做真。乡村“三公开”虽然年年抓,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一般公开栏设在乡镇机关院子里或锁在村部院子里,群众想看看并不容易。再说,密密麻麻之中,也没有多少干货。群众想知道的内容,未必写在上面。要达到公开的目的,内容上要引入第三方把关机制,方式上要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广州市配合全市农村廉情预警防控系统建设的要求,开通“廉洁广州”官方微信,村民关注该微信平台后,只要输入验证信息确定身份,就可以互动查询所在村的村务、党务和财务。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即使在外地也可以查询关注村里动态。这种做法值得各地借鉴。

  另一手要把分权做实。分权制约也是一种监督。一枚公章分八瓣分头保管,用时再捆到一起。这是分权制约的原生态。办法虽笨,但效果实在。在乡村权力运行中,实行监督委监事制,使监督“看得见、摸得着”,应该是一条值得继续探索的路子。据报道,有的地方实行“一柜多箱”模式很管用。根据制度规定,各种印章分别放进小铁箱,集中存放在一个大铁柜里,铁柜门的钥匙由村务监督委员会保管,铁箱钥匙由各个经济社社长保管,村委会主任、经济合作社社长不得亲自保管钥匙。依靠硬制度,形成相互监督、共同掌权的机制,才是避免“小官大贪”、促进乡村干部履职尽责的良策。张全林

(责任编辑:四川华图)
    • 热门分站
    • 热门地市
    • 热门考试
    • 热门信息
    •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