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2012moban/loginstb.htm
华图教育-第一公务员考试网
028-86755760
18010526557
四川分校

  新华网评:行政级别不是红会的救命稻草

  针对芦山地震公众对红十字会的非议,中国红十字会赈灾救护部部长王平称,红十字会不能去官方化,这是法律赋予红会的特殊职能,跟其他的慈善组织没有可比性。根据现行的组织结构,中国红十字会是一个副部级单位。王平说,如果中国红十字会级别高点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保持足够高的行政级别,有助于身陷舆论漩涡单位摆脱困境,这样的论调,并非第一次出现。几年前,北京某著名学府的校长,就曾公开反对大学去行政化,理由也是顶着个副部级单位的招牌,和政府部门好打交道。现在,芦山地震,红会不但募捐困难,而且再度遭遇信用危机。面对四面楚歌,红会理应反思自己为什么从道德的“莲花宝座”坠入道德深渊。郭美美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淘气孩子”,不小心扯开了红十字会的内裤而已。把责任推给郭美美,把保持副部级别作为救命稻草,只是中国红十字会单方面的愿望罢了。

  之所以这么说,面对灾难,不是企业和个人不愿意献爱心,而在于不愿意捐给红会。各种原因,表面上看是红会管理不善,实则恐怕在于红会的行政化。中国红十字会的副部级单位,介乎政府和团体之间,因为不伦不类,最终问题丛生。行政单位所有的弊端,红会有;社会团体的监督机制,红会又没有。这样的一个手持权杖却不受民众监督的特殊结构,没有问题反倒有点奇迹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取消红会,而是如何恢复红会的公信力。按照国际模式办红会,尽快去行政化,让红会真正独立起来;红会保持中立态度,不唯权力指令是从;账目全部公开,主动接受公众的监督。如果中国红十字会能照着这个目标改革,公众对红会的信任想必也会逐步回升。红会的行政级别越高,看似可以通过行政指令,使行政企事业单位组织强捐,短期内解决募捐难的问题。但是慈善机构的资金来源必须有道德的考量,不能用单位扣款的形式来募捐资金。这个问题不解决,红会的行政级别越高,民众对红会的反感的程度就越高。

  迷信权力,表明现在的红会领导层还在沿用权力本位的思维模式,以为权力可以包揽一切,解决一切疑难杂症。果真如此,为什么我们的改革还要坚持减少行政干预的数量呢?刘海明

(责任编辑:四川华图)
    • 热门分站
    • 热门地市
    • 热门考试
    • 热门信息
    • 热门推荐